“莱西经验”诞生记

中新网 刘 欣2019-09-11 14:37:18
浏览

  “莱西经验”诞生记(逐梦70年)

  铁 流

  一

  老周这些日子在忙着作报告,风风火火,走路也带着一股子风。这老周就是周明金。2018年,在党中央、国务院表彰的全国一百名改革先锋中,周明金是基层组织战线的唯一代表。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山东视察工作时说,发端于莱西的村级组织配套建设,在全国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

 

  莱西的村级组织配套建设成果,也就是“莱西经验”,与周明金密切相关。作为农村基层党建“莱西经验”的实践者和创新者,周明金的故事很多,也有很多话要说。那天,老周来了,呷了口水,笑道,那我就说一说。

  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开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坐落在胶东半岛中部的青岛莱西的农民兄弟也不例外,几乎是在一夜间,土地都到了他们各自的手里。周明金被调到莱西组织部后,从科员干到副部长,一直都没离开农村基层组织这一块。刚开始包产那会儿,周明金还是个科员,几乎天天在田间地头和农民兄弟泡在一起。他身材壮实,脸膛黝黑,加上对耕种也是内行,农民都愿意和他打交道,说说心里话。时间久了,熟了,村民就不把这位县里干部当外人。

  土地到了户,农民的干劲大涨,第一年就迎来大丰收,农民兄弟眉毛都笑开了。可周明金心里不踏实,上一次开农村干部会,有位村支书在底下发牢骚,说了句顺口溜:地分了,单干了,党支部也就靠边站。周明金听了心里不禁一紧,说,谁还有这样的话,都说出来听听,大家都笑笑不再吭声,可周明金把这事牢牢记在心里。

  第二天一大早,周明金就骑车下乡,在田间拐几个弯,看到一个老农在放羊,嘴里正哼着欢快的小调,周明金把自行车放在田埂上,走过去说,大爷,放羊呢?你这羊个个都一身好膘。大爷见有人夸他的羊,嘴角都笑咧,他打量几眼周明金,说,看你这模样,是个庄稼地里的好把式。两人说着就蹲在地头的树下拉开了呱,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热乎。周明金说,地分了,好像村干部没事干。老大爷一拍膝盖说,这话说到点子上去了。过去干活得让队长撵,上工得用喇叭催,现在是老老少少天不亮就在地里忙,天黑透了才往家里赶,这样种的庄稼能不高产?就说我吧,几亩地全家人一鼓作气就干了,空闲工夫再养群羊,小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就这样下去,我看村干部都成摆设了。大爷说到这里,扭头看一眼周明金,笑了笑。周明金听了,心里有点沉重。辞别老大爷,周明金骑上车子又连着跑了几个村,正是酷暑,身上衣服都湿透了。他一路下来,听到村干部的不少牢骚话,有的说,现在党支部说话不灵了,拍个巴掌都没人听。有人道,大包干前咱啥都管,现在咱不知再管啥,照这样下去村干部还能干啥?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周明金就跑到县委书记张成堂办公室。周明金拿出小本本,把农村当前的问题一一道来,张书记听得仔细,末了,问周明金,你天天往下边跑,说说你的看法。周明金道,大包干前,农民依靠集体,是向集体要实惠,现在不同了,资源在他们手里了,村组织是伸手向农民要了,比如要公粮,收提留款。有的村干部现在是闲话怪话一箩筐,什么“包产到了户,还要不要党支部?”“分田到了户,再也不用村干部。”说什么话的都有。张书记点点头,说,这话里有话呀!这样下去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是个问题!周明金道,我建议在全县农村搞一次大摸底、大调研。张书记说声好,县委马上统一部署下去。

  正式调研开始后,周明金到了后庄扶村,老书记王顺寿五十多岁的年纪,他拍一拍周明金的肩,一脸严肃地说,这回我得叫你周科长了,你是代表县委来的,我得吐真言。村集体不能一分了之,没了村集体经济,就像灶膛里没了柴火,这一大锅水还能烧得开?俗话说得好,心里没谱,拉不了二胡。今天你给我句准话,上面支持不支持我这说法?周明金说,支持支持!村集体经济肥了,党支部才有号召力。

  后庄扶村大包干后,党支部没有袖手旁观,带着村民筑水坝、打机井、修田渠,村里的农田是旱能灌,涝能排,王顺寿还不满足,把科技人才请到田间地头,引导农民科学种田。周明金在村里东走走,西瞧瞧,不远处一个村民正拍着巴掌唱:说庄扶,道庄扶,别看庄扶分田到了户,一步也离不开党支部。周明金访后庄扶村数日,体会很深,他对王顺寿说,大包干前都是以小队为单位,村抓队,队抓户,步步紧扣,现今是家家户户为单位,少了中间环节,一旦村组织跟不上形势,就变成一盘散沙,村集体经济是农民的靠山,你们村一是抓住村集体不松手,二是党支部不等、不靠。王顺寿点点头,这发展那发展,啥发展党支部都不能撇下农民兄弟不管。

  王顺寿当村干部数年,每次到乡里开会,都自带干粮,有的村干部见了就觉得好笑,老王,你们后庄扶村拔根毛,都比俺们村的腰粗,中午下馆子多好?王顺寿笑笑,我今天吃得香,明天父老兄弟就得戳我后脊梁。王顺寿干得欢,也干得好。他心里有个小九九,能走一步看十步,村里人常说,王书记算盘一扒拉,老少爷们的日子就比蜜甜。早些年,后庄扶村就建起罐头厂、冷藏厂、养鸡场,后来又办了面粉厂,至今面粉厂的机器声还天天响。由此王顺寿当上全国劳动模范,退休后还被莱西市委聘为莱西党风廉政建设监督员。老支书虽然已经去世多年,可村集体经济到现在还惠及家家户户。

  三

  同后庄扶村一样,李家疃村离县城也不远。周明金骑着自行车往李家疃村赶,一进村委,见村支书李高芝正端着大茶缸子喝水,就笑他,喝个水声音也这么大!李高芝说,村里有个单身汉,快四十岁了,这个媒婆我得来当,这不,跑了些日子,成了!周明金道,党支部书记当媒婆,当得好!党支部要和父老兄弟脸贴脸、心贴心,你为他们考虑得越周到,他们越能听号召!李高芝说,周科长,无论农村咋改革,党支部的火什么时候都要烧得旺旺的,不能自个降温,凉了群众的心。周明金点点头,党支部就得是一个经得起摔打的堡垒!

  李高芝当过兵,1969年退役回家不久就干上了村支书,上任之初,他在全村大会上表决心,声音大得像门小钢炮。他挥着手喊道,老少爷们,我力争三年时间让全村人均收入达到一百五十元。上世纪七十年代,很多农村人均收入也不过几十元。李高芝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笑成一团。一个老翁山羊胡子都笑歪了,你这年轻人,嘴上就缺个把门的,真有这么一天,咱李家疃算是烧高香了!没承想,改革开放那一年,李家疃人均收入就超过三百元。李家疃当年是莱西最后一个大包干的,开始有些党员不赞成,有人说,地要是分了,还要咱们党支部干什么?李高芝道,只要你心里有父老兄弟,党支部什么时候都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