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决定:放弃儿子抢救儿媳 这时昏迷的儿子苏醒了

津农网 刘 欣2019-05-14 17:47:45
浏览

  艰难决定:放弃儿子抢救儿媳 这时昏迷的儿子苏醒了……

  夫妻俩双双一氧化碳中毒生命垂危。为救治他俩,家里花费了巨额医疗费,儿媳苏醒了,儿子一直昏迷不醒。陕西这个农民家庭无力承担两个人的医疗费,老两口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儿子,救治更有希望的儿媳。

  病情严重,脑死亡超过50%的陈岗于是被接回家里休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昏迷许久的陈岗醒了过来,且有了一些意识。一边是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儿媳,一边是在家里忽然醒来的儿子,怎么救,如何救?这一家人再度陷入了两难…… 

  昨日下午,当陈阳赶回位于陕西延安宝塔区冯庄乡的老家,看望卧床的哥哥时,复杂心情难以言表。“本来已经准备放弃了,没想到他现在有了意识,我和家人是又高兴又无奈。”陈阳说。  

 

  实习生 周碧莹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郭一鹏 受访者供图

  艰难的决定

  治疗费花了20多万

  无奈决定放弃一个救一个

  突然的变化

  儿子突然醒来,一家人高兴又无奈

  “本来一家人真的准备放弃了,可没想到,昏迷的哥哥前两天突然醒了过来,而且有了意识。”陈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提起他的孩子和家里的人或事,哥哥他会哭,眼泪也会流下来。“现在真的是既高兴又无奈,哥哥突然醒了过来,可能还有希望,可嫂子那边还在治疗,隔几天就要往医院账户里打钱。”陈阳说,自己现在正联系医院,看有没有哪家医院能收下他哥哥。陈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已经把哥哥最新的状态反馈给了医院,想听听医生的建议,再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阳坦言,如果哥哥真的有希望恢复,那么两个人就都不能放弃了,治疗费方面的压力就更大了,而这也是无法逾越的一道坎。说到这里,陈阳在电话中长叹了一口气,“走一步算一步吧,看到父母整天以泪洗面,心里难受!”

  中毒太深治疗难度大,所需花费太多

  昨天下午,紫牛新闻记者与延安市人民医院急救科取得了联系,该科一名护士说,目前,杨红燕的病情也不是太稳定,意识不算太清醒,可能对自己的亲人还有一点意识,对护理她的医护人员并无意识,起居生活也需要人照顾,杨红燕的父母轮流在医院照料她。据杨红燕的主治医生杨医生说,杨红燕入院治疗已有50天了,她的丈夫陈岗原本也是在医院治疗的,但陈岗的病情要严重得多。

  “一氧化碳中毒导致陈岗50%以上脑细胞死亡,引起中毒性脑病,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和器质性病变,几乎成了植物人。再加上中毒期间左胳膊在身下受到长时间的压迫导致供血不足出现坏死,面临截肢。”杨医生说,由于夫妻二人都来自农村,经济条件有限,之前抢救治疗的钱都是东拼西凑来的,面对较高的医疗费难以承担,陈岗的家人考虑到实在经济困难,所以放弃了手术截肢,全力保住杨红燕的治疗。但杨红燕的情况也不是太乐观,只是比陈岗症状轻一些。目前,杨红燕每天的治疗费用在一千元以上;而陈岗已回家休养了,对于他来说即便不治疗,每天也要花费一两千元,主要是护理费和营养费,他的家人每天需要用针管将营养液注射到陈岗的嘴里维持生命。

  据医生介绍,一氧化碳中毒是含碳物质燃烧不完全时的产物经呼吸道吸入引起中毒。中毒机理是一氧化碳与血红蛋白的亲合力比氧与血红蛋白的亲合力高百倍,所以一氧化碳极易与血红蛋白结合,形成碳氧血红蛋白,使血红蛋白丧失携氧的功能,造成组织窒息。对全身的组织细胞均有毒性作用,尤其对大脑皮质的影响最为严重。一般昏迷时间越长,疾病的预期后果越差,常留有痴呆、记忆力和理解力减退、肢体瘫痪等后遗症。

  时间回溯到今年3月19日晚,37岁的陈岗和爱人杨红燕在租住的窑洞里用煤炉取暖,当天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而且风特别大。因睡在炕上比较冷,所以两人把炉筒子直接插到了炕上取暖,没想到双双因一氧化碳中毒陷入昏迷。“事发时没人发现,因为房东是名老太太,对此没有太在意。”陈阳回忆说,第二天的时候风还是很大,大概是下午4点多的时候,窗帘被刮掉了,房东注意到上前查看,才感觉到不对劲,连忙喊来人打开了门,又拨打了120。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得知,陈岗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14岁,读初二;女儿7岁,刚读小学一年级。为了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夫妻二人来到延安城里打工,因为离家比较远,所以他们租了房子。陈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不幸中的万幸,幸好侄子侄女所在学校是寄宿制的,两个星期才回家一趟,所以这一意外事故没有殃及两个孩子。

  陈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哥哥自从事发被送入医院的50天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任何意识。“哥哥被医院诊断脑死亡超过50%,同时因供血不足需要截肢,主要是胳膊。”陈阳说,哥哥的胳膊肌肉被压坏后带有毒素,还因此产生了病变,容易导致心脏骤停。陈阳坦言,哥哥被送入医院后,其实始终处于抢救过程中。

  “嫂子杨红燕的情况稍微好一点,经过抢救后醒了过来,但也只能躺在病床上,说不出一句话。”陈阳说,现在嫂子还是在急诊科,手术就做了好多次,不过病情有时还会反复。

  哥哥和嫂子住院后,陈阳和家人就想办法凑钱,向亲戚朋友借钱,也想到了网上筹款。“事情发生后,我听人建议发起了水滴筹,当时是想试一下,结果筹集了13万元。”陈阳说他们家人都很感谢这些好心人的帮助。目前哥哥嫂子的治疗费已用去二十多万元。陈阳的父母拿出了积蓄,他自己也和姐姐凑钱,还加上了向亲戚朋友借的钱。

  “哥哥家里面还有两个孩子,都正在读书,我父亲一直在想,像哥这样的情况希望很渺茫,现在要看两个病人,花费特别大,实在没有那么多钱,所以父亲就说,不行就把我哥放弃了,这个钱留着给我嫂子看病。”陈阳说,父母考虑再三,决定忍痛放弃病情较重的儿子,用剩余的钱全力医治儿媳。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4月初,陈岗被父母带回老家宝塔区冯庄乡贾庄村,陈岗的爱人则留在医院接受治疗。因为陈岗生活不能自理,老两口衣不解带照顾儿子,每次喂儿子吃饭,只能用针管将营养液注射到他嘴里,这才勉强维持着儿子的生命。

  紫牛新闻记者连线当地政府

  乡政府帮助申报医保和大病救助

  工作人员进行了捐助

  昨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致电延安市宝塔区冯庄乡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一家人的不幸遭遇她和同事都知道了,后来陈岗的家人还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了捐款,自己和同事通过这个平台进行了捐助。这名工作人员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目前政府方面还进行了医保和大病救助相关方面的申报,希望能给陈岗及其爱人带来帮助。